文史汇编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文史  > 文史汇编
史林撷英——刘丽生

发布日期:2013-10-28

难忘的协同作战
 
刘丽生
 
“七七”事变后,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军大举进攻,中国人民奋起抵抗,在中国的大地上,到处燃起抗日的烈火。由于国民党政府采取脱离人民单纯防御的方针,在正面战场上,国民党军队处处被动挨打,节节败退,致使短短一年中,北平、上海、南京、济南、武汉等大城市相继陷落,大片国土沦入敌手。
就在这祖国生死存亡的急危关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奔赴抗日前线,深入敌人后方,开辟了一个又一个的抗日根据地;并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的辉煌战果。
鲁南沂蒙地区是许多抗日根据地中的一个。这个地区的主力部队,有共产党领导的山东纵队,也有国民党的51军和57军,还有省政府沈鸿烈率领的武装力量。省政府位于沂水西北的东里店;57军位于东里店以东穆陵关、白马关、匡店一带;51军位于坦埠集、夏蔚庄、上下诸围附近,离被日本鬼子占领的蒙阳县较近。
当时我在51军干部训练班学习。这个班的学员除从本军下级军官中抽调上来培训的外,还有一批是从社会上招考的流亡学生。负责干训班训练任务的教官叫王静轩,日本士官学校毕业。干训班成立于河南信阳,由于日本飞机经常来轰炸,迁移至陕西白河。
1939年秋,军部来电:前方干部急需补充。干训班受命后,即整装出发,昼夜兼程,紧急行军。途经湖北、河南、安徽、江苏,方到达鲁南51军军部所在地。考虑到一路行军十分疲劳,班部决定作短期休整后,再将人员分配下去。休整期间我们请军长莅临讲话,又邀请了山东纵队基干团部分人员联欢,沟通了彼此感情。
数天后,大家疲劳尚未恢复,脚 上打的泡还没完全消除,传来消息:敌人开始了秋季大扫荡,省政府所在地东里店失陷。敌人距离我方驻地近在咫尺,情况紧急。我方指挥员牟中珩、万毅迅速和山东纵队领导取得联系,决定双方密切配合协同作战,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在鲁南根据地与敌人周旋,伺机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在战斗中,51军和山东纵队的指挥枢纽经常在一起策划、行动。我们干训班随同军部行动,和基干团常同住一个村庄,双方经常来往。过去老百姓对我们是敬而远之,不敢和我们接近,我们也不大理睬他们。在基干团的影响下,我们也学会了做群众工作。一到驻地,放下背包就给农民挑水、打扫院落,还做些力所能及的农活。老百姓见了我们也不怕了,把我们也看成了一家人。
一天凌晨,我正在警戒线上值勤,忽见远处急匆匆地走来两个农民,经盘查方知是基干团的人,有紧急情况要向指挥部汇报(后来才知道,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把日本鬼子引来的)。过了大约一个小时,群众纷纷扶老携幼向村子后面的山里走去。随即班部传下命令,部队撤出宿营地,迅速到虎头峪左边的山峰上集合,立即构筑工事,进入阵地,做好战斗准备。基干团在我们左翼布好了防线。我们都静静地等待着敌人进入我们共同布下的伏击圈。
不久,从山头望去,只见通往蒙阳县的大路上,出现了敌人:前面摩托开路,后面是骑马的指挥官挥舞着战刀,再后面是满载头戴钢盔的鬼子兵的三辆军用卡车。插在车上的太阳旗迎风招展,站在车上的鬼子兵耀武扬威,如入无人之境。到了山下村口,鬼子们一个个跳下卡车,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凶神恶煞般向村子扑去。霎时村庄上空浓烟滚滚,只见鬼子兵急急忙忙跑出村子,向卡车奔去。大概是他们发现村里空无一人,不大妙吧。就在此时我方阵地上空升起三颗红色信号弹,由于阳光的照射略呈黄色。这是射击的命令。在我们控制下各个制高点的各种火器一齐射击,打得骄狂的敌人晕头转向不知所措:卡车着火了,正在爬卡车的鬼子兵狼奔豕突到处逃窜,马匹乱蹦乱窜。乱了好一阵敌人才清醒过来,他们一次又一次发动攻势,企图强占我们的制高点,突出我们的包围圈,但均未得逞。最后只好凭借地形隐蔽起来,不时还击,战斗一时呈现胶着状态。
战斗中我们的学员有少数伤亡,基干团也有伤员。这时有的群众主动抬着担架,随医护人员到山顶阵地上,将伤员送到临时包扎所包扎;有的群众同炊事员一起担着大麦做成的饼,分送给每一个战斗人员,不管他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的兵,他们都一视同仁。在战斗间隙,大家一面严密地监视着山下敌人的动态,一面吃着大麦饼,喝着冷开水,嚼着大蒜瓣,听基干团抗日宣传队和儿童团唱“到敌人后方去,把鬼子赶出去!”“我们都是神枪手,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嘹亮的歌声使我们深受鼓舞。又听女宣传员在大声疾呼“同志们!在我们面前的是疯狂屠杀我们父老乡亲、兄弟姐妹的敌人,我们决不能放过他们,血债血还,同志们!为父老乡亲们报仇雪恨的日子到了,狠狠地打啊!”这有力的号召,使每一个战斗人员热血沸腾,斗志昂扬。大家聚精会神地瞄准、射击,把山下的敌人打得龟缩在隐蔽物后,再也不敢抬头,嚣张气焰一扫而光!这些在中国土地上横行无忌,肆意奸淫烧杀的鬼子兵,做梦也想不到在鲁南一个小小村子里,会受到这样的严惩。
我方诱敌深入,大量杀伤敌人有生力量的战斗计划完成了。在夜幕的掩盖下,我们和基干团的同志们从容地撤出了阵地,顺着蜿蜒崎岖的山路,转移到另一个作战地点,伺机消灭更多的敌人。
虎头峪伏击战,不算什么声势浩大的军事行动,在我参加的许多战斗中,也只是一次规模较小的战斗。但是它却使我终生难忘。我忘不了和我们并肩战斗、英勇善战的基干团同志们;忘不了协同作战指挥部执行的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使我们以较小伤亡的代价杀伤了大量的敌人;忘不了战斗中基干团的宣传鼓动工作;更忘不了老百姓对部队的大力支持,他们把我们看成自己的子弟兵,冒着炮火,上山来运送干粮,救护伤员……。这次战斗使我深深感受到国共合作并肩抗日的巨大威力,所以它留给我的印象也特别深刻。
 
(别晚庸整理)
 
注:作者系民革杨浦区成员,1988年病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