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汇编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文史  > 文史汇编
史林撷英——王伯昌

发布日期:2013-10-28

在公私合营的日子里
王伯昌
1955年春,上海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改造已处于热潮之中。当时我在市委统战部工商处工作,亲身经历这个伟大的改造工作,深感幸运,一生难忘。
中共上海市委为了领导这场伟大的改造,成立了市委对资本主义改造10人小组,组长为曹荻秋(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副组长为刘述周(副市长、市委统战部部长)。领导小组的办公室设在市委统战部工商处,因此,市委统战部工商处肩负着双重任务。之后,随着对资改造工作的深入展开,市人民委员会又建立了第八办公室(对内称对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办公室,以下称“八办”)。市“八办”是以市委统战部工商处为基础建立的。从此,我们市委统战部工商处从延安西路238号搬到四川中路220号6楼办公。八办主任是刘述周(兼),下设秘书组、综合组、政治组、政策研究组。我在政治组工作,组长是余仲舒(市委统战部工商处处长,后任航天局党委副书记)。我们组的任务是对工商业者进行人事安排,对公方代表进行选派和培训,调查研究合作共事方面的经验和问题。
我在市对资改造办公室工作时期,党和同志们给我的教育和帮助是很多的。使我感受最深的主要有:我十分难忘党的和平改造政策的正确英明。我们党对民族资产阶级不采用原苏联的那种没收、“扫地出门”政策,而是采取和平改造、赎卖的办法,达到消灭剥削、改造资产阶级分子的目的。我十分难忘党的和平改造政策在实施过程中,不是采取行政命令,而是依靠广大干部、工人阶级,尤其是团结依靠广大民族资产阶级中的骨干分子,运用他们的先进、带头、示范、桥梁作用,推动广大民族资产阶级自愿走社会主义道路。我十分难忘党和政府通过这场伟大的改造,促进了经济的发展,巩固了社会的安定,改善和提高了人民的生活,尤其是广大民族资产阶级受到党和政府的信任重用,心情舒畅,合家欢乐,工作积极性得到极大的调动,为社会主义作出了新的贡献。当时,大多数民族资产阶级的心情十分激动,异口同声地称赞1956年是“难忘的1956年”。
完成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任务已经40多年了。现在学习对照《中共中央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倍感亲切,勾起了我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的深深怀念。这场伟大的改造,正如《决议》中所指出的:“对资本主义工商业……采取了一系列从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最后实现了马克思和列宁曾经设想过的对资产阶级的和平赎买”,它“是我们党创造性地开辟了一条适合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道路”,“其基本方针和基本政策是正确的”,“当然在工作中也有缺点和偏差”。至今,许多重要事件还深深埋藏在我的脑海中,每当想起这些往事,它们就会重新出现在我的眼前。了解这些事件,能使我们了解党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的方针政策以及它的发展过程,能使我们了解公私合营高潮的出现决不是偶然的。
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确定后,毛泽东同志一直非常关心上海的对资改造工作,多次强调要将企业改造与人的改造相结合。1953年10月,全国工商联召开代表大会,会前毛泽东同志同荣毅仁、郭棣活、刘靖基谈心,希望他们把工厂办得更好。1955年10月,毛泽东同志邀请出席全国工商联执委会的成员座谈,上海的胡厥文、荣毅仁、胡子婴、刘靖基、郭棣活等参加,毛泽东同志系统地阐明党的和平改造和赎买政策,殷切希望他们认识社会发展规律,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进一步接受社会主义改造。会后,市工商联在工商业者中进行了广泛的传达,听过传达的工商业者达25万多人(包括8万工商业者家属)。传达后,市、区两级工商界政治学校分批分期进行学习轮训,广大工商业者及其家属都表示要认识社会发展规律,认清社会主义前途,掌握自己的命运,消除各种疑虑,积极地接受社会主义改造。这为公私合营高潮的到来打下了思想基础。
到1955年底,上海已经批准的公私合营的大中企业已有211户。例如中华造船厂、正泰橡胶厂、大华仪表厂、大中华橡胶厂,还有荣毅仁的申新系统的7个工厂等等。中央为了探讨公私合营的步骤,以及有关政策方针,派中央统战部李维汉部长来上海调查研究。上海调查结束后,李部长又在南京召开了省市委统战部长座谈会,重点研究公私合营的步骤问题。在座谈会期间,中央统战部要上海提供书面材料,市委统战部领导派我专程送材料到南京。因此,我也有幸听到了李部长在座谈会上的讲话。李部长说:公私合营的步骤可以有两种做法,即“吃苹果”和“吃葡萄”两种做法。对资金较大、经营较好、设备较好的工商业户先合营,这方面,我们经过试点,已经取得了经验。但对大量的经营、资金、设备都有问题的中小企业搁在后头,不仅工商界有意见,就是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我看还要采取“吃葡萄”的做法。公私合营是资本主义工商业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最高形式,对工商界不应该分大中小,应该一起走全行业合营之路,共同过渡到社会主义。李部长的讲话,对我们教育很大。回沪后,蔡北华同志根据市委指示,传达贯彻了座谈会的精神,并就如何贯彻“吃葡萄”的做法开展调查研究,会同有关局办积极做好全行业实行公私合营的各项准备工作。
1956年1月10日,上海《解放日报》报导了北京率先实现了全市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公私合营消息。上海工商界反映强烈,纷纷要求学习北京经验,争取春节前一次完成全市私营工商业的合营。根据上海工商界的反映要求,市委决定召开全市工商界上层人士座谈会。座谈会在1月14日下午4时在延安西路200号市委小礼堂(现为贵都大酒店所在地)举行。我被处长指定为座谈会的记录者之一。座谈会由市委书记陈丕显、副书记曹荻秋主持。副市长、市委统战部部长刘述周以及市委有关部、委、局领导出席。参加座谈会的有:市工商联全体执监委员、各区工商联主委、各同业公会主任、市民主建国会委员共300余人。陈丕显同志说:上午市委开会,刘述周同志反映民建、工商联的负责人对上海对资改造的步骤有意见,要求学习北京经验,加快改造步骤,今天专门开会想听听各位的意见。副市长、市工商联主委盛丕华说:上海改造要快,究竟快到什么程度,请各位直接向市委领导反映。市工商联副主委荣毅仁说:上海各行各业申请公私合营敲锣打鼓已经一个多月,申请多,批准少。现在应当学习北京,争取一周内全市实现公私合营。他的话一落,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市工商联秘书长胡子婴说:我们市工商联得了一种“胃隔病”,上下不通气,下情不了解,只知道听上面的,要下面慢慢来,不要急躁。她的发言还没结束,参加座谈会的人士,已经离开座位,跑到主席台旁,抢话筒,争先恐后,踊跃发言。为了使发言有序地进行,发言者自觉地排起长队,发言队伍始终保持有四五十人之多,排在后面的催促发言者要简短扼要,开门见山。所以许多发言者拿了话筒后,只说一二句话就传给别人了。这种热烈情绪是前所未有的。我记忆中印象较深的,如:制笔业同业公会主任汤蒂因激动地说:我们同业的热情好比热水瓶的塞子盖不住了,再不批准,我们要犯压制群众热情的错误了。染织业同业公会主任说:染织业大多数工商界都买好鞭炮,再拖下去,鞭炮要发霉了。国际贸易业同业公会主任说:现在工商界申请公私合营是“万事皆全,只缺一批”。有的甚至说:毛主席要求工商界人士自己掌握命运,走社会主义道路。现在政府不批,我们的命运还是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要求发言的人越来越多,队伍排得很长,时间已经到下午七时之后,盛丕华同志站起来拿着话筒对大家说:座谈会开得已很晚了,我建议个人发言不发了,来个集体发言,如同意上海七天完成全市对资本主义改造任务,请……他的话未讲完,全场起立高呼:同意!同意!然后发出经久不息的掌声。紧接着又是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
最后,陈丕显书记激动地说:今天的座谈会开得如此热烈,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我们没有理由不接受大家的建议。我们要学习北京经验,时间从今天算起,七天到十天内完成全市对资改造任务。这样大的群众运动,出点乱子常常会有的,但我们要用各种办法努力使乱子少出。我们相信,在市委领导下,在市委对资改造十人小组具体负责下,在大家共同努力下,上海的对资改造工作一定会在一周内出现新面貌。
1月20日,上海市人民委员会在中苏友好大厦(现为上海展览馆)举行上海市资本主义工商业公私合营大会。参加大会的全市各行业代表2500人。上海市工商联主委盛丕华代表全市私营工商业者向曹荻秋副市长呈送上海市资本主义工商业公私合营申请书,市工商联监委主任胡厥文宣读保证书。曹荻秋副市长代表陈毅市长接受了申请书,批准了他们的要求。至此,全市205个行业,106274户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公私合营(其中工业85个行业,35163户,商业120个行业,71111户)。晚上,中苏友好大厦举行“上海市工商界庆祝全市公私合营联欢晚会”。晚会上,荣毅仁、郭琳爽、吴中一、刘公诚等表演节目,工商业者合唱队演唱革命群众歌曲。21日,上海各界人民10余万人在人民广场集会,庆祝社会主义改造胜利。副市长许建国在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上海市这个中国资本主义工商业最集中的城市,现在已经进入社会主义了。会后,50多万人民群众载歌载舞,冒雨游行欢庆。全上海到处锣鼓喧天,红旗招展,各主要街道人山人海,欢声雷动,共同庆祝上海进入社会主义社会这一伟大的胜利。
上海各工商业企业的公私合营牌子挂出来后,还有许多实际工作要做,这项任务大概进行了半年多。我们当时的工作十分紧张繁忙,因为都涉及到方针政策问题。首先碰到一个问题,就是哪些该合营,哪些不该合营。经过中央研究,定了一条界线,即资金在2000元,并佣工4人以上的企业属合营范围。由于当时受各种原因的干扰,没有及时把一些不应列入合营对象的小商、小贩、小业主划出来,直到1979年7月中央发文后,对此作了纠正。清产核资问题,根据中央提出的“宽”、“了”两字进行,工商界人士普遍感到满意。定股定息,中央规定年息率为百分之五,他们领取定息到1966年9月。极大多数工商业者更是感到意料不到。人事安排按照中央“包下来”,“量才使用,适当照顾”的原则进行,还保留高薪,使他们消除了后顾之忧。大多数工商业者认识到必须以企业改造为基地,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自觉接受工人阶级领导,积极主动地与公方代表搞好合作共事。由于各级党组织的高度重视,积极负责地工作,使公私合营后的各项复杂而具体的任务得以顺利完成,从而巩固和发展了公私合营的胜利成果。
注:作者系原杨浦区八届政协副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