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汇编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文史  > 文史汇编
史林撷英——文仲博

发布日期:2013-10-28

渡江战役中的一段亲历
文仲博
1948年12月底,人民解放军发动的辽沈战役以国民党军的失败而告终,在平津战役中国民党军也节节败退,淮海战役已近尾声。就全国而言,南线国民党军的精锐主力基本已消灭。淮海战役一结束,人民解放军势必乘胜南下,南京、上海以及长江中下游中心城市武汉等地,将处在人民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国民党政权已岌岌可危。
蒋介石不甘心失败,一面玩弄和平斗争阴谋,一面继续调兵遣将,加强长江防线,妄图据守长江天堑,保存残存力量,取得喘息时间,然后卷土重来。
其时,我在国民党陆军第21军145师师部第3科任主任参谋。现将当年的亲身经历回忆如下,作为那段历史的一个见证。
21军撤退江南担任江防
淮海战役结束后,原国民党陆军第21军于1948年12月底奉命由苏北如皋、南通等地撤退到江南的江阴一带任江防守备,受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的指挥。该军(军长王克俊)当时辖145师(师长李志熙)、146师(师长李前荣)和230师(师长骆周能)。
21军的江防部署是:以145师(缺433团)占领江阴要塞对岸的八圩港桥头堡阵地,固守桥头堡,掩护江阴要塞,巩固江防,以230师担任江阴县城以西黄田港至魏村之线的江防守备;以145师的423团(团长张劲竹)在黄山要塞以东设防,掩护要塞翼侧;以146师为总预备队,位于江阴南郊;军指挥所设在江阴南闸西南。
所谓天时地利人和
145师奉命后,于1949年1月3日到达八圩港。当时我任师部第3科主任参谋,主办作战业务。我拟订了防御计划:以435团(团长何聘儒)为左翼守备队,434团(团长林云谷)为右翼守备队,师特务营为师预备队,师部驻八圩镇。各守备队进入阵地后,立即构筑半永久性的工事,在阵地前沿附近拆迁了部分民房,以扫清射界。为了取得要塞炮兵火力的支援,我们与要塞司令部协商,会同拟订了步炮协同作战计划,并绘制了火网图。以后在防御战演习中,要塞炮兵进行了试射,协同效果良好,我们感到十分满意。
八圩港桥头堡的守备,除江阴要塞火力支援外,在江阴附近的江面,还时有海军舰艇游弋巡逻,一旦桥头堡阵地遭到攻击,可以及时得到海军的配合作战。另外师部在八圩港控制有机帆船20余艘,供机动调遣。
4月初,汤恩伯派遣高级参谋人员及美军顾问到八圩港视察,询问了守备部署及与要塞协同作战等情况,并视察了阵地工事,称赞我们工事坚牢,兵力雄厚(两个团防御正面不到2000公尺),步炮协同作战计划周密,火力集中,可以固守。我们认为时值春末夏初,江水上涨,东南风多,解放军渡江困难,天时对我军有利;桥头堡工事坚牢,以逸待劳,背靠江阴要塞居高临下,能得强有力的火力支援,更有长江天然屏障,可谓得地利之便;江阴要塞司令戴戎光与我师师长李志熙是黄埔六期同学,交情较深,这又得人和之利。天时地利人和都对我军有利,我们都以为江防守备坚如磐石固若金汤,可以高枕无忧了。
戒备森严江防成空防
4月21日13时前后,英舰一艘由南京方向顺流东下,驶经七圩遭到长江北岸解放军的炮火轰击。英舰开足马力仓惶东逃,经八圩时竟误认为我们是解放军,胡乱开炮射击,致使我434团阵地数处起火。此一先兆已预示“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在此前我们已得到情报:北岸解放军大军云集,可能近日内有渡江之举。我们除将收集到的情报及英舰遭轰击的情况及时上报外,第一线守备部队也加强了戒备。
21时左右,北岸突然万炮轰鸣,千万条火龙飞过长江直泻我军江防阵地。须臾解放军千帆竞发,一时枪炮声密如连珠声震夜空,战斗之激烈无与伦比。可是在战斗紧要急迫之时,我方江阴要塞一炮未发,噤若寒蝉;桥头堡前沿阵地也一枪未鸣,异常沉寂。时近午夜时枪炮声渐趋稀疏,似已远离江岸;我桥头堡阵地仍未遭到攻击,唯见各色信号弹在我师阵地两侧掠空而过,经与要塞司令部参谋长电话联系,始知戴戎光司令已被其部下软禁。其余的话他含胡其词,不敢多讲。我们判断要塞情况有异。是时我师与230师的联络已中断,与军部仍保持电讯联系,军长令我部严阵以待,不得轻举妄动。
22日拂晓,天气晴朗,江面风平浪静,昨夜那场硝烟弥漫炮火连天的激烈交战情景,已随时间的推移消失了,原在江面游弋巡逻时风驰电掣、威风凛凛的海军舰艇,此时已有气无力地躺在平静的江面上挂上了白旗。
溃退如山倒
22日11时许,我师奉军长命令,留一部在原阵地掩护,其余立即撤过长江。师部原控制的船只,于几日前被管后勤的参谋钟鑫彬以进行修理为名,放走了一部分。因缺乏运输工具,仓皇间只撤走了师直属部队及434团大部,其余均未及撤退。
过江后,得悉我军230师全部被歼,师长骆周能被俘,并悉解放军在渡江前,对江阴要塞已做了细致有效的策反工作,因而在解放大军渡江的重要时刻,要塞部队举行起义,使要塞兵不血刃,不攻自破,从而使解放军在江阴渡江时减少了伤亡,胜利突破我230师江防后,置我八圩港桥头堡于不顾,乘胜直取沪宁线,向西席卷,直插国民党老巢------南京市。
我师撤退未毕,又奉军长命令向无锡以东转进。我与434团团长林云谷殿后,指挥部队掩护军师部退却,幸未遭解放军和江阴要塞起义部队的袭击。当我后卫部队离开江阴县城时,夜幕已笼罩大地。回首北望,江阴城中,火光熊熊并间杂着爆炸声。
至于我师留在八圩的掩护部队,事后获悉,在团长何聘儒的领导下,举行战地起义,投奔了光明。
(别晓庸整理)
  注:作者系黄埔军校同学会杨浦区会员。